戰士在泥潭中前行,冰冷的水從消防車上傾瀉而下,噴灑到他們身上。他們然後跳進一個水池,被面帶黑色面具的教官腳踢肩膀或臉龐阻止爬出。爆炸在不遠的地方持續著。
  這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某特種部隊的訓練現場,而這隻是一場常規性的訓練,對戰士們來說並算重。
  我們還有比這更嚴酷的訓練,在烈日高照的夏日抑或嚴寒的冬日,該團副團長吳海燕介紹說。
  每個月時常有這麼一天,戰士們要攜帶35公斤重的裝備,穿越50公里的山地或叢林,拉練持續一整天,中間沒有休息。
  吳海燕向記者們用訓練故事的點滴款待了來訪的記者,向記者們展示了濟南軍區某特戰部隊的中國精英特戰隊員的世界。
  戰士們要在七個月左右的時間里全裝備越野4000公里,他們時常要用刀片割掉手上因繩索攀爬開裂的雙手上的老繭——這些都是該團準備全軍競賽時的場景。
  特殊的訓練,隨時都有可能展開,該團的偵察隊隊長唐長春說道。
  有一次,戰士們半夜被叫起,被要求卧趟在地上,然後被一個接一個叫到隊伍後面,將手伸進裝有雞、蛇、泥鰍的盒子,他回憶道。你聽到他們在後面大叫,但是你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叫,直到輪到自己。
  專業訓練
  在一般的訓練之外,戰士們也要有自己的專業訓練。 2009年參軍的崔二偉參加了9個月的訓練才成為一個狙擊手。
  在前五個月,崔一天要花上將近12個小時,早6點半到晚6點半,在訓練場卧倒練狙擊瞄準。
  崔說戰士們上下午各可以起來一次,但是這並不是為了休息,而是要做體能訓練,爬一個山頭或者翻越障礙。
  他回憶說,有一次他保持同一動作將近4個小時,他一下子站不起來,感覺骨頭都黏到了一起,他只能先動動手指頭、腳趾頭再慢慢站起來。
  這對崔來說還不是最糟糕的。
  為了加快遇敵時的反應速度,有時候他被要求用左手做槍托支撐著狙擊槍瞄準。
  我的左手很快就僵掉了,他說,我得用右手把它掰開。
  晚上崔還得做一系列的旨在增加手指靈活性和耐性的小運動,如在大米上鑽眼,用筷子運送玻璃球,用圓珠筆在牆上點一個點,做視力收放練習。
  儘管崔一開始一個洞都做不出來,他後來可以在一粒大米上最多鑽6個洞。
  這些對崔來說還只是開始。他還要經歷三個月的射擊訓練,還有四十多天的戰術訓練。
  為了訓練戰士們掌握握槍力度,有一些戰士會被要求握住一個小雞,不能弄傷也不能讓小雞逃跑。
  一周一次或者兩次,他們得跑上三公里五公里,然後迅速卧倒射擊。有時候他得以最慢的速度前進以免被敵人發現。 編輯: 許銀娟 標簽:  (原標題:只有特種兵,沒有特殊官 走進濟南軍區某特戰團[1]- 中國在線)
創作者介紹

qr66qrthq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