儘管我國耕地面積不到全世界總量的10%,但化肥施用量接近世界總量的1/3,已成農業面源污染的主要原因。在夏種基本完畢、水稻開始追肥的季節,這則關於我國化肥過度施用的消息在一些農業網站上流傳,記者對此作了採訪。
  “化肥施用過多問題確實存在,它導致土壤酸化嚴重,最明顯的是土壤中重金屬含量增加,有機質單一,通俗地說,就是土壤營養不良。”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員、面源污染治理技術研發中心主任施衛明說,根據多年來對水稻主產區的調查,他們發現,我國稻田氮肥施用量比日本和韓國多20%,與泰國、越南相比,施用量就更高了。
  跟零星種植糧食的農民相比,種糧大戶化肥施用量反而較少,因為大戶對農本投入的考慮更多。目前,江蘇種糧大戶每種一畝水稻,需施用80斤尿素,而零星種糧的農民,不大計較農本投入,尿素用量有的甚至是大戶的一倍,導致70%左右的氮肥沒得到利用,既提高了農本,也使農業面源污染更嚴重。土壤所專家多年研究後認為,較合理的尿素用量是每畝64斤左右,現在只有太湖流域少數地區,化肥用量能達到這個標準。
  施衛明的說法一點不假。高郵市周巷鎮前進村種糧大戶薛連春有420畝水稻,他告訴記者,今年尿素價格比去年每噸下降300元,這對農民是好事。他種水稻,每畝用80斤尿素、70斤複合肥,這個用量較低,而那些種了幾畝地的農民,每畝起碼用100斤尿素,把化肥一撒,就去忙別的事,反正收穫的糧食總比化肥值錢。
  與老薛相比,昆山市澱山湖鎮紅星村種糧大戶曹炳榮的化肥施用量要少一點,由於秸稈全量還田,鉀肥比較充分,他每畝只用尿素60斤、複合肥65斤。“周邊的散戶施肥量就大了,一畝地要用100斤尿素、80斤複合肥!”
  對此現象,施衛明很擔憂。他說,土壤也有生命,也需要休息。現在普遍存在的過度施用化肥,實際上是讓土壤高強度地拼命“幹活”,土壤已很疲勞,時間長了會崩潰。在歐美國家,為保持土壤肥力,往往採取休耕措施,讓土地休養生息。這在我國不大現實。日本控制化肥施用量,他們的糧食產量可以繼續提高,但為了糧食品質和環境安全,有意減少化肥施用,讓土地得到某種程度的休息,我們可以借鑒。
  不能只顧產量,不顧土壤肥力和環境,否則,糧食繼續增產會很困難。“土壤肥力崩潰不是危言聳聽。”施衛明說,山東一個蔬菜主產縣的很多菜地,因連續多年肥料大投入,以期達到蔬菜大產出,近幾年出現不再產出的情況,土壤“死”了,只能換掉。
  讓土壤營養均衡的另一途徑是施用有機肥。中科院南京土壤所土壤與環境生物修複中心研究員吳龍華說,根據檢測發現,目前江蘇多數耕地磷肥和氮肥過多,消化不掉的磷肥和氮肥會使附近水體富營養化,產生藍藻等水體污染。多數耕地鉀肥偏少,這幾年實施秸稈還田,鉀肥含量有所提高。有機肥中,鉀肥含量比較高。
  早些年,基層農技人員隊伍比較整齊,測土配方做得比較好,這幾年人才流失明顯,一個農業大縣,往往沒幾名懂得土壤營養的人。而農民不大懂得肥力均衡,不清楚土壤中缺什麼,需要補什麼、補多少,為了提高產量,往往盲目加大化肥施用量。其實,在土壤營養比較均衡的前提下,如果減少使用20%的化肥,糧食產量只會下降1%-2%,節省下來的農本,比產出的糧食價值高,把這道理跟農民說清楚了,農民肯定會減少化肥施用。有一支專業的農技隊伍,幫農民精準施肥,保持土壤肥力,事關我國糧食增產的可持續性,這非常重要。本報記者朱新法  (原標題:過度用化肥,當心土壤“崩潰”)
創作者介紹

qr66qrthq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